王成元:风霜雪雨铸警魂

时间:2015-07-20 09:10:01 来源:三江源报 作者:陈瑞 浏览次数:42

分享到:

导读:他身患癌症,切除了三分之二的胃,忍受了8次痛苦的化疗。高原环境恶劣,病痛百般折磨,他常常失眠,熬到天亮。他的白血球指标忽高忽低,时时下降到身体难以承受的状态,可一

他身患癌症,切除了三分之二的胃,忍受了8次痛苦的化疗。高原环境恶劣,病痛百般折磨,他常常失眠,熬到天亮。他的白血球指标忽高忽低,时时下降到身体难以承受的状态,可一接触到工作,他立刻变得干劲十足,常常工作到深夜。

守望道路,他搏击风霜雪雨力保畅通。守望平安,他把心中的爱带进千家万户。守望岁月,他用一腔热血书写了一曲新时期人民警察忠于党、忠于事业的感人乐章。

王成元,玉树藏族自治州公安局副局长、交警支队支队长。1984年毕业于青海省交通学校,先后在格尔木市、都兰县、青海省交警总队高速公路支队等地从事交警工作20余载。

平安的日子里,也许我们会忘记他们的存在。可风雨来临时,他们用青春、汗水、热血乃至生命,认真践行着人民警察的庄重承诺。

(一)

2010年4月14日,玉树地动山摇的危难时刻,王成元紧急召集政委江巴才仁、副支队长杨东凌直奔支队对面的玉树县第一完小。仅仅是一条街的宽度,狂奔着找人的、捂住伤口痛哭的、在废墟堆里呼救的场景刺痛着王成元的神经,他马上意识到灾情的严重性。

幸好第一完小教学楼没有坍塌,他和政委迅速将老师学生集中到了操场上。

老师学生们安全了,王成元却更着急了,在奔向学校的路上他就看到一家超市的4层楼房已经被挤压成了2层,里边有人在大声呼救。

他们用破布把手包上,不停地刨,不停地从废墟里边拽人。其中有一个伤员,被压在了预制板下面,几个人根本抬不动,王成元就去路上拦车借用千斤顶,可预制板仍然纹丝不动,王成元又借来第二个、第三个、第四个,但作用都不大。最令他们痛心的是,之前还在努力说话的人,就在他们眼皮底下渐渐地垂下了头,任凭怎么呼喊,都没有了回应……

生离死别有时就是一个瞬间,这一瞬间让王成元和他的干警们铭心刻骨。

王成元和政委合计:“凭我们一己之力救不了几个人,必须让专业救援队进来。最快的救援队一定是坐飞机赶来,我们拼死也要保证巴塘机场的道路畅通,这可是生命的通道!”王成元当即决定,由他和副支队长杨东凌带队去打通巴塘机场路。

地震破坏了机场路旁边的西杭电站水渠,大水裹着泥沙、杂草漫过了道路,工程车、救护车、抢险车和各种大小机动车挤成一团动弹不得。王成元站在没过脚踝寒冷刺骨的泥浆中疏导过往车辆。“让工程车、抢险车和救护车优先通过,其他车辆避让!”王成元一遍遍在往来穿梭的车辆间大喊着、指挥着。

在他的全力疏导和指挥下,终于疏通了通往机场的这惟一的道路。

就是这条路,迎来了第一批专业救援队;

就是这条路,迎来了第一批救援物资;

也就是这条路,送走了第一批危重伤员。

(二)

随着全国各地救援人员、救援物资和救援设备源源不断地涌向灾区,街面狭窄的结古镇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交通压力。结古镇三条主干道全长仅为7.9公里,全部道路总里程只有31.1公里。正常交通量每天为3000辆左右,而地震发生后,车流量剧增,日均流量达到9000余辆,高峰期时甚至达到30000辆,超过了原设计流量的10倍,各种车辆将结古镇变成了一座大型停车场。

嘈杂、无序、混乱……此时,几乎所有的道路都处在瘫痪状态。从胜利路到三岔路口、从州藏医院到扎曲路口,王成元一个节点一个节点地疏导交通,固定不变的手势机械地变换,两只脚只有不停地轮换着站立。

“王局长又晕倒了!”现场传来队员们惊慌的喊声。醒来后,他还是冲到了最前线。

与王成元并肩战斗的玉树交警支队的战友们,在执勤的间隙都会经常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,因为他们担心害怕,他们敬爱的老兄这次会真的倒下,也许再也回不来了……

协调指挥灾区交通、安排支队交警执勤、上各值勤点和卡点查看检查、向上级报告最新情况、参加指挥部会议、接受上级公安机关最新命令……这是地震初期王成元每天忙不完的工作。

有媒体记者记录下了震后第四天王成元的五小时:

17日晚17时10分,回到营地,没有休息一刻,他就钻进帐篷,向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协调组负责人汇报灾区最新道路交通状况。

17时51分,驱车从交警总队指挥部赶往抗震救灾总指挥部,在路上正好遇到运送救灾物资的车队。司机想打开警灯和警笛,行使一点“特权”,但被王成元阻止了,回头对记者说:“我们下车走过去吧。”说是“走过去”,实际上,王成元却一直在跑,第一次来到青藏高原的记者跟在后面,累得气喘吁吁。

18时20分,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的会议正式开始,王成元准时到达。在离开总指挥部的路上,一位同志硬塞给王成元半包饼干,上车后,王成元就着矿泉水吃了几片当晚饭。

19时20分,王成元来到琼龙路,在玉树州委党校门口,一辆大型卡车停在那里,王成元走上去询问情况。当了解到该车载了民政部门提供的184顶帐篷,途经这里发生了侧擦事故时,王成元立即电话命令交警前来疏通。

19时42分,王成元来到新寨卡口检查站,这是陆路进入灾区的必经之路,每天车流量非常大,确保这里的交通畅通和安全,涉及整个抗震救灾工作的顺利进行。玉树县交警大队大队长桑丁,已经在这里连续执勤超过13小时。仔细询问情况并进行部署后,已经上车准备离开的王成元突然回过头,从衣袋里掏出半包草珊瑚含片,递给桑丁。

20时,王成元又驱车来到新寨村西,向副州长报告并商议在这里建立一个抗震救灾车辆集散地的可能性。记者问起这几天的工作情况,副州长胡巨正并没有说自己的辛苦,只是告诉记者:“王支队长非常辛苦,我了解他。头两天他连个馒头也没顾上吃。”“我们只想让灾区人民尽快吃上饭、喝上水、有地方住。”王成元却说。

20时27分,终于返回了公安厅交警总队抗震救灾指挥部。此时,天已完全变黑。连拖带拽把记者“请”进“帐篷厨房”吃饭后,王成元转身钻进了另一个帐篷。在那里,即将上岗的交警等着他通报最新情况,部署当晚任务。

21时,暂时消停了的王成元,回到了“帐篷厨房”,从地上一个大塑料袋里捡起一个馒头,就着一碗汤三口两口吃完,随即又离开了厨房。

22时,记者离开营地,天上繁星闪烁。玉树州交警支队大院里,帐篷内仍然灯火通明,疲惫的交警们,躺在地上睡着了,王成元和支队的领导们,仍在研究布置明天的交通疏导工作…….

还有记者拍下了王成元地震初期的几张照片:他弓着腰,侧面看起来更像一个邋遢的小老头。他的战友们在看这些照片时,大男人们都含着泪,他们说:“王支队长从地震的第二天起就累得没再直起过腰了。”

4月15日早上,支队民警田万宝走进大舅哥苗成发的家里:“家里有啥吃的?”“只有几个鸡蛋了。”“全都煮上,我们支队长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。”拿着煮熟的鸡蛋,田万宝赶紧回到执勤点,把两个鸡蛋送到王成元的手里。王成元把一个鸡蛋递给身边的同事,自己只吃了一个。“这可是从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次吃这样有营养的东西啊!要知道,他的病是不能饿的!”一年后,再回忆起这件事,田万宝依然心痛不已。

交警队负责做饭的小何嫂子说:“看着他的样子我们心酸得不知说什么好,医生让他少吃多餐,吃的倒是少了,多餐哪里有呢?他太累了,说句不好听的,我担心他真的会累死……”

为支援灾区疏导交通来到玉树的、王成元曾在格尔木并肩战斗过的战友们看到他时,都会背过脸去不让他看到涌出眼眶的泪水……按照他们的话说,他已经没有了人的样子,曾经是200多斤高大、健壮、威武的王成元只剩下了黑瘦的一副骨架子,让人心痛得不忍再看……

大家想的是支队长不能倒下,可他心里想的却是让大家能吃上一口热饭。帐篷食堂弄了几根胡萝卜,看见大家嚼得比水果还香,王成元的眼里溢满了泪水,执行完任务回来,民警们惊讶地发现王成元给他们做好了拌汤。开饭了,大家看似说说笑笑地吃着,泪水却一滴滴掉进了碗里……

怀揣一颗真心,换来的是金子一般的战友之情。民警更曲多杰知道王成元的胃药留在了四楼的办公室里。震后第3天,他瞒着王成元爬上危楼给他取回了药,然后偷偷放进帐篷里。王成元回来知道后,狠狠地训了更曲多杰:“你不要命了?”更曲多杰委屈地转过身子边走边抹去泪水用不太流利的汉话嘀咕:“谁不要命了,你不吃药、不吃饭、不喝水……你才不要命了呢。”

一年之后再谈起这些往事,王成元说得最多的是他身边的民警和协警员。说起自己,他总会摆摆手:“光靠我能干多少事?关键要靠大家哩。我是从鬼门关过来的人,我怕什么,地震的时候大家都是在拼命工作,我王成元又怎能退后呢?只要我还活着,还能够工作,就是老天爷对我最大的恩赐。”

(三)

王成元的付出党和群众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。王成元先后被国务院、中央军委、省委、省政府评为抗震救灾模范个人,被公安部授予个人一等功,被州委、州政府评为优秀共产党员,玉树州交警支队集体被全国总工会授予“工人先锋号”,被州委、州政府评为抗震救灾先进集体。

在第四届全国“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”评选活动中,王成元同志以其突出的工作业绩、感人的敬业精神,从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,荣获特别奖和“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”称号,并获得特别奖入围中国警界英雄榜。

面对荣誉,王成元淡淡地说:“这份荣誉不仅仅属于我个人,应该属于我们玉树的全体公安民警,更应该属于我们青海公安这个光荣的团体。对我个人而言,这份荣誉既是鼓励,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今后我将荣誉变为动力,更加努力工作,为玉树的和谐、稳定做出我应有的贡献。”

省领导看完有关他的报道后,深深被他的事迹所感动,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,特意做出指示:将该同志调至省公安厅,安排好工作和生活。

面对省领导的厚爱,王成元出人意料地婉言谢绝了。有记者问到他当时内心的感受,他说:“党和政府已经给了我这么多的荣誉,这个时候我怎么能离开玉树!我现在的身体还能坚持,重建还未完成,玉树的道路交通正是需要人的时候。在支队长的岗位上干了这么多年,对玉树交通状况也是了如指掌,如果这个时候离开,将影响整个交通工作。等三年重建完成了,这辈子我也就没有遗憾了,也能给组织给自己一个圆满的交待了。”

就这样,王成元留了下来,依然是一身整齐的警服,床头柜上依然摆满了一大堆胃药,依然奔波忙碌在结古镇各条主干道上。

这是笔者在王成元的微博中摘录的两条日志:

2011年6月2日:昨天晚上连下大雨,结古地区部分路段泥泞翻浆、交通受阻,深入上述路段指挥疏导交通。到各州援助交警支队驻地看望慰问干警。下午召开各科室领导参加的会议,分析研究执勤执法中存在的问题,就如何公正、文明、理性、平和执法做部署安排。晚八时参加州道路交通整治领导小组会议。

2011年7月13日:结古镇的部分路段在北京市政、北京城建等援建单位的辛勤努力下终于通车了。道路交通拥堵的现象得到了有效的缓解,我作为交警队支队长感到欣喜。感谢北京市政、北京城建为玉树的重建作出的巨大贡献。

他就是这样一个人,平淡、低调。因为他做的多是寻常“小”事。因了“小”才能看到他宽阔的胸襟,因了“小”他做人的品质显得更加美丽。

面对身患癌症的厄运,他从容淡定,始终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,顽强与病魔抗争,面对荣誉和嘉奖,他不骄不躁平静面对。他以不屈的脊梁诠释了一名新时期人民警察的优良品德和高尚情操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 玉树市新闻网(三江源新闻门户网)www.yssnews.com. All Right Reserved.
联系电话:0976-8822094 QQ:2095751873 邮箱:2095751873@qq.com 青ICP备14000563号 网站主办单位:中国共产党玉树市委员会宣传部
青海信息网(青海门户网)www.qhxxcn.com 技术支持 玉树市新闻网版权所有:未经过本站允许,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。